追蹤
希爾德記事本
關於部落格
放一些雜七雜八的東西
(本部落格謝絕廣告留言)
  • 224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百年江山

    這是綠痕發表在尖端出版社的連載小說,詳細的來由在哈迪爾的網誌有,我就不一一贅述。總之,自從我跟他借了這套小說來看,一直到今天,我大概已經看了三四遍了。
    我徹底的迷上這部小說。
    不過,因為書中角色呈現陽盛陰衰的情況,所以很自然而然的,我就想為幾個我喜愛的人物做配對。不過,我個人不來腐的那一套,所以網路上常有的樂余配(樂浪與余丹波)便先給我一腳剔除在外了。(人家樂浪素節好好的,丹波幹嘛去當電燈泡嘛~)
    頭一個人物,便是個性愛記仇又彆扭得緊的元麾將軍余丹波。
    這個人物一出場,就吸引了我大部分的注意力。我非常喜愛這個角色,因此會頭一個想到的,也是他。
    於是我跟哈迪爾兩人開始討論,到底怎麼樣的人物適合他。到後來,我跟他各塑造出一位女角,那是我們心目中,適合丹波的女子。(其實我原來是兩個,但頭一個被哈迪爾說不合適,所以就……)
    我的女角,據哈迪爾說,是中規中矩,四平八穩的設定。背景是丹波的青梅竹馬,詳細點說是丹波父親部下之女,跟丹波自小一塊長大,擅箭術,大約只比丹波差了一些些。
    哈迪爾的女角我就不要透露了,讓他自己決定要不要公布~(呵呵呵……)
    然後我今天手癢,所以嘗試用這個女角寫了點片段,哈迪爾也接著寫了點,於是就產生了下面這段,我們兩人合作的成果~
    先說,因為有自創的角色在裡頭,所以這完完全全是個同人作品。不喜歡的人,先別往下看吶~






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 在河南剿寇一戰成名的余丹波,自從高昇為驃騎將軍之後,便被齊王玄玉派來打理永嘉軒轅營。玄玉甚至因為當初他的一句「烏合之眾,不如不用」,把楚郡王顧長空以及山寨寨主符青峰也給送了進來讓他訓練。
        看著百廢待舉的軒轅營,丹波就是一陣頭疼。當初說那句話,雖然是為了激顧長空符青峰兩人,可也是有幾分真實性的。眼下該做的事情那麼多,人手卻遠遠不足。就算他余丹波有三頭六臂,只怕也是窮於應付。於是腦筋動的頗快的他,一下子便將主意打到自己人身上。
        楚寧濤就是這樣被那個以人盡其才、物盡其用為信條的丹波拉來訓練箭兵的。縱使她有千百萬個不願意。
        嘆了口氣,寧濤看著眼前正在練拉弓的箭兵們,對於自己總是無法拒絕丹波的要求感到百思不得其解。她揚手,示意士兵們休息片刻,自己則走向另一邊的校練場。
        是的,她要訓練的還不只這些箭兵,這殺千刀的余丹波,將顧長空與符青峰兩人也一腳踢給了她。
        遠遠的,她就看到余丹波站在校練場外,盯著正在場中練拉弓的兩人瞧。寧濤撇撇嘴,直想把這兩個不聽話的學生丟回去讓余丹波自己訓練。在心裡將丹波砍了數十刀之後,她不動聲色的站在丹波旁邊。
        在場中的兩人見久無人來,有些鬆懈,姿勢跑掉了不說,似乎還在竊竊私語。寧濤光憑身旁丹波發出的怒氣,便可斷定,他兩人,絕對是在說丹波的壞話。
        若不是礙著丹波在場,她也真想加入討論吶。不過她楚寧濤還想活著看見明日的太陽,所以還是想想便罷。
        余丹波瞇細了眼,看著場中那兩個人,左一句「這小人簡直把我們當新兵看待」,右一句「這美人臉絕對是在報復」,腹中一把怒火早已燃燒多時,正想上前去將兩人狠狠修理一頓。見寧濤來到,他剎時計上心頭,換上一副看戲的表情,靜靜的朝兩人走去。
        一旁的寧濤見狀,直覺有異,連忙跟上他的腳步。
        顧長空與符青峰一見兩人聯袂走來,趕忙端正姿勢,連氣都不敢喘一下。
        丹波睞他們一眼,「兩位可覺得自己練夠了?」
        長空與青峰不動,眼睛卻是瞪著丹波看。
       「不想練?行!你們若能贏過她,便可不用再練。」丹波好整以暇的朝寧濤一指,眼中滿是挑釁。
        被點到名的寧濤,則是微微蹙起柳眉:他這愛與人結仇的毛病又犯了。
        符青峰一見被指定的對手竟是個女人,而且還是打他一進軒轅營以來便讓他叫苦連天的女人,一股氣便直往腦門衝,這余丹波簡直欺人太甚!
        顧長空的臉色也沒好到哪去,瞪著余丹波,巴不得衝上去將他大卸八塊、生吞活剝。
        楚寧濤不是瞎子,看了看這一位將軍一位郡王,想也知道人家分明不願當她是個對手。他愛結仇,可不代表她願意淌這趟渾水啊。無奈的翻了翻白眼,寧濤想趕在他們拒絕之前先回了這件事,「丹波,我看還是……」
        「哦?你們可是以為她不足以作為你們的對手?」怎知丹波根本不給寧濤拒絕的機會,反而繼續搧風點火,「認真說起來,恐怕不夠格的是你們。」
        一聽這話,符青峰與顧長空兩人簡直氣炸,「比就比!難道還怕了她不成?」
        眼裡閃爍著詭計得逞的光芒,余丹波已經開始計畫要怎麼加重這兩人的訓練,「既然是練箭,就比箭吧。半個時辰後開始。」
        寧濤則是用同情的眼光看著兩人,很認真的考慮要不要做個人情故意輸掉算了。但當她對上余丹波的眼神,她便明瞭最好不要這麼做。
        因為,看透她的余丹波眼裡只寫著,「不准放水。」
     寧濤微翻了翻白眼,這招借刀殺人可真是高啊,既可使部屬定下心來練箭,還順便把她也給送上火線;這下子那兩人不恨死她才怪,尤其在不能放水的情況下,她可以想見比完之後,在軍營裡走動,身後總會跟著兩道熾熱的憤恨目光。
    「喂,不是說給你們兩個人半個時辰準備嗎?你們兩個還楞在原地做什麼?」丹波用下巴努了努箭靶,好心提醒兩個大男人加緊練練,「哦,我知道了,太有自信了是嗎?」
  看見頂頭上司瞄來的尖銳眼神,顧長空跟符青峰兩個人不敢怠慢,挽起戰弓,拾起兵箭開始一根根的往二十步遙的箭靶招呼過去。
   「那我呢?」寧濤指了指自己,拿了自己慣用的那張弓,拉開弓弦活動活動筋骨,令人意外的,憑她纖瘦身子,竟能拉開一張與一般戰弓差不多大小的弓,未經訓練的大男人不得要領,要拉滿弓也不是件輕鬆容易的事情,她居然使得輕鬆寫意?
     那兩個人自然沒漏了這一眼,頓時心裡有了些底,這女人可一點也不好惹。
     丹波瞄了兩人一眼,擺了擺手,「隨妳吧,雖然我覺得妳就算不練,閉著眼射也比那位皇親國戚與那山林莽漢強多了。」那張漂亮得不似男子的臉漾開笑容,再給兩人已經受傷的心口上灑鹽。
     寧濤攤了攤手,「你也未免對我太有信心了吧?」
    「跟那兩個人比起來,我當然對妳有信心的多。」不管何時都要損人,這就是余丹波。
  罷了罷了!他愛結仇的個性她也不是第一天知道,習慣就好、習慣就好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 *
    「你們兩個人各用十根箭,能用最少箭矢射中中心的,就算贏了。」丹波橫了兩人一眼,「這對你們來說,要求並不算高吧?」他淺淺一笑,像是對著兩人說「我這已經放了一缸子水了」。
     看在兩人眼裡直覺丹波是在侮辱他們,「那她呢?」顧長空指著他身旁的寧濤;丹波這規則是對著他們講的,言下之意就是寧濤的條件不與兩人一般。
    「反正不會比你們兩個鬆就是了。」丹波擊了擊掌,一旁士兵立刻給前方的架子換上新的箭垛。
     不服輸的兩個大男人挽起弓來,十根箭矢如雨一般朝箭垛飛去,氣勢是夠了,力氣也足,可是這準頭怎麼叫人敢上前恭維呢?兩個人一共二十根箭,沒有一根能精準的落在紅心上頭,符青峰更扯,有兩、三根箭甚至連邊也沒沾著。
  丹波撇了撇嘴,「去去去!這種準頭,還敢跟我抱怨不練?」他朝深厚的寧濤招了招手,「妳站在這兒,露一手給他們瞧瞧。」丹波指了指箭垛。
  寧濤沒好氣的道:「你可真會替我樹敵啊。」她現下站的位置離箭垛又遠了五步;擺明了要讓兩人顏面掃地。
  「他們日後只會佩服妳。」丹波皮皮的朝她一笑,轉向兩人,指了指眼前的箭垛,「你們仔細看好了,至少也要有她這種準頭才行。」
  符青峰看著寧濤那纖細身子,靠在顧長空身旁耳語,「老子就不相信她能準到哪兒去!」
  「開始吧。」丹波淺淺的笑著,對她很有信心似的,看著她拿起一根兵箭,屏氣凝神的瞄準。
  寧濤將弓平舉,右手執起兵箭上弦,深吸一口氣,一聲呼嘯,眾人將視線從她身上移往遠方的箭垛,在場的人除了丹波之外,每個人嘴裡好似吞了一顆蛋似的,只見那根兵箭,不偏不倚的射中紅心,箭矢仍微微晃動著。
  符青峰跟顧長空用力的眨了眨眼,這女人……乖乖!簡直可以踢余丹波的館了,叫這種人跟他們比?
  「為了怕你們說我作弊,」丹波拍拍寧濤的肩,「再射一次,你們都給我看好了。」
  寧濤心底數不清幾次嘆息,一根兵箭再次射出,如出一轍的軌跡,原先插在箭垛上的兵箭裂成兩半,將乾草壓的箭垛射穿。
  眾人心裡只有一個想法,除了在丹波身上之外,他們又一次見到什麼叫做「不是人」。







    這就是我心目中,足以與那個自己說自己是愛記仇的小人的余丹波匹配的女子~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